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欢迎进入芦溪人大信息网
首 页 |人大概览 |工作动态 |乡镇人大 |监督工作 |调查研究 |代表风采 |会议公告 |规章制度 |市人大网
欢迎访问芦溪人大信息网 
人大概况
当前位置:首页>文章中心>代表风采>刘萍:金鸡岭冬游纪实

刘萍:金鸡岭冬游纪实

发布时间:2022-02-07      点击数:10903

挥洒别样风采,谛听细水微澜。体味文字美好,感悟生活本真。这里是人大代表和人大工作者的“书香驿站”。本期"卧龙走笔”刊登刘萍的文章《金鸡岭冬游纪实》。


来芦溪县银河镇工作有大半年了,一直想去体验金鸡岭的精美徒步路线。趁着这几天未下雨,我和萍乡拍客群的朋友便一同前往。上午10时到达金鸡岭下,开始徒步爬山。金鸡岭属一石质低山,在银河与宜春边界上。绵亘10余里,尖峰耸立。从远处看,酷似一公鸡,昂首挺胸,有鸡冠、鸡身、鸡尾。

我们一行10人先上鸡冠峰,上建有一凉亭及观景台。面向鸡冠,右为宜春地界,左为银河大地,雄伟壮观。旁有一石突兀而起,似一小公鸡,傍巨鸡而立,高达数十米。群友小心沿脊而上,叫我为他拍照留念。我慕其勇,亦攀沿而上,俯瞰其下,目眩,忙叫群友为我拍照留念,然后战战兢兢扶枯枝慢慢下来。回望小公鸡石脊,青苔吸附岩石上,极滑,不由得后怕起来。蓝色海洋作为市文旅专家,忙制止余人再上,并对邓家田村黄书记说,此处应立禁牌,禁人上去,若出事故,村上亦有责任。


从鸡冠峰下来,我们再攀鸡身。黄书记说此山之上叫羊破寨,原为土匪盘踞。形势险要,易守难攻。某年朝廷官兵久攻不下,便生一计。用健羊攻山,羊尾绑一火把,点燃。羊怕火烧其身,便奋力爬山。羊本善攀爬,官兵又尾随其后。于是一举破寨,寨主善法术,随手抛出一巨篦盘,他飞跃其上,逃出生天。

上到山半腰,有一竹制凉亭,供游人歇脚用,大家稍坐片刻,再继续前行。上到山顶,有一废弃民宿,曰“星光民宿”。服务台、餐厅等一应俱全。旁有一观景台,可俯瞰银河大地冬日风光。虽是万物萧杀,但也“日垂平野阔,风涌大江流”,分外壮丽。

上到山脊一凹平处,又是一民宿。黄书记说这就是羊破寨主寨旧址。观其址,面南而立,遮风避雨,果然好去处。随后,我们沿山脊而行,正在那鸡身上向鸡尾挺进。右为银河,左为宜春,四顾而远眺,视野开阔,一眼而尽扫两县区山野风光,恰如范仲淹所说“心旷神怡,宠辱偕忘,把酒临风,其喜洋洋者矣”。


金鸡岭海拔不高,但石质尖峰连绵10余里。山脊之上,并无高大乔木,尽为羊角柴、映山红等丛生灌木,故视野不受阻挡,可上穷浩淼天宇,下接田野村庄。而山脊之间有镇、村及个人投资,建了游步道,故上下畅通无阻。

值得称道的是,整个金鸡岭景区,不见半点垃圾。这说明景区管理的高水平高档次。更值得称道的是,整个景区保持了良好的原生态,除游步道外,不见半点人工痕迹,而景物风光极佳,远胜人工所造之景。虽是冬季,满山仍是郁郁葱葱。

沿路满是山花野果,果有黄栀子、糖罐子等,花有鱼鳞子花和星星点点迟开的映山红。我们感到奇怪,映山红是春季开,怎么冬季也开?听黄书记介绍,在春季,映山红盛开时,漫山遍野都是,整个金鸡岭成了红色的海洋。加上银河大地田野里、山岗上黄色的大片大片油菜花,姹紫嫣红,极为壮观!他热情邀请我们明年春天再来,再次感受这美景。

当我们走到鸡尾巴的山峰凹处时,鸡尾巴那山峰高耸入云,无路可走,上不去了。怎么办呢?难道走回头路?这时,奇迹出现了!一个石洞口出现在眼前,一条木长梯垂直通其下数十米。我们小心翼翼扶梯而下,两边岩石仅容身而过,抬望眼,只见一线天空,乱云飞渡。可谓一夫当关、万夫莫开。真乃造化神奇之地!

走出下面洞口后,绕山峰而走,直达鸡尾峰下一寺庙。这就是著名的金鸡岭太子老观音寺。始建于明朝洪武初期。迄今已有700多年历史。前人因视山川起伏,古木参天。远瞻银凤岭,近临金鸡石,前有落塘水,后有三八水库,又有双狮流涎、二童对话、仙人布棋等景观。数百年来晨钟暮鼓,香火连绵。古有杨和尚、德胜斋公相继主持,相传古时有一太子在此得道升仙,故曰太子佬观音庙。庙旁有一古井,长年泉水不断,方圆几十里信男信女于此求神问仙水,据说该水能治百病!常年取水之人络绎不绝!


离开太子佬庙,我们驱车到三八农场参观并午餐。三八农场位于金鸡岭风景区山脚下,是萍乡市唯一一处女知青点。1969年,30位女知青落户此处,战天斗地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50年后,她们故地重游,使这里成为聚会的圣地,友谊的驿站。现在,这里成为金鸡岭风景区接待游客的胜地,是乡村旅游的驿站,是金鸡报晓的地方。

餐后,我们在黄书记导引下,从三八农场侧边上山,参观游览摇篮石景区。沿途大片大片的松林,古老苍劲。林中黄色松针铺地,柔软舒适,极富冬之情韵。景区巨石遍布,这里一堆,那里一垒。看上去似无秩序,好像哪位天上神仙玩儿一样,将巨石从天空抛下,随意落在松林中。但仔细观察,却很有看头,如刀架石景点,几块巨石,整齐排列一行,每块巨石之间留有一空隙,酷似一巨大刀架。又如怪石林立景点,十来块巨石堆砌在一起,形成镂空。似刀削斧凿成一整体,既纹丝不动,又各成空间,真是怪哉。还有一天然整体巨石,高可数丈,屹立在苍松翠柏间,右下有一洞,可容数人。黄书记说,小时候在此山放牛遇见下雨天,就进来洞里避避雨。


到得摇篮石景点,更有一巨石,落于另一更大巨石上,一人一手一脚竟可推动石上巨石,如母亲推摇篮中婴儿,吱吱有声。我和群友们先后推搡巨石,它也不发脾气,既不故意脱落砸人,也不大声呻吟。真可谓大自然鬼斧神工!

资深摄影家浔阳子取出长焦镜头,从远处将这一切摄入,作为考察资料保存。大家由此纷纷推测、议论:这些巨石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是天外来客?还是金鸡下的蛋?怀着这诸多疑问,我们离开了这怪石林立的石世界。